MENU

当前位置: 主页 > 资讯 >

《未曾相顾年华里》新章他是从地狱里来的修罗

2019-08-05T15:19:16| 有:  位说说友围观中|来源:mip.shiliaofa.com

未曾相顾年华里》小说简章:她是黎家的大小姐,却因替未婚夫顶罪,身陷囹圄。出狱后,她惨遭未婚夫和妹妹的背叛。一夜之间,一无所有。失去黎家大小姐光环的她,处处受挫。走投无路之下,一个陌生男人将她拽进怀里:“嫁给我,你会拥有你想要的一切。”“那我需要做什么?”“生二宝。”“大宝都没生过,哪来的二宝?”“妈妈,我就是大宝。”谁能告诉她,这个奶声奶气抱着她大腿的小萌宝是谁?

黎欣彤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从包包里翻出那张烫金的名片。

对于薄衍宸会救她于危难的事儿,直到现在她都觉得很不可思议。尤其是,他竟然会是薄景轩的亲叔叔。

薄景轩的父亲几年前因病去世了。虽然薄衍宸并不愿意认祖归宗,但在法律意义上,他仍然是名副其实的薄家第一顺位继承人无疑。如此尊贵的身份,如果能赢得他的帮助,外婆的医药费肯定就有着落了。

有那么一刻,她甚至想立即打电话过去,告诉他,自己愿意和他合作。

可当他看到名片上“薄衍宸”三个大字,心里开始打起退堂鼓。

他姓薄,纵然他再怎么怨恨薄家,再怎么和薄家作对,血缘关系是不可能割断的。可她,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外人。说不定到头来会成为炮灰,弄得尸骨无存。

薄衍宸,这个从天而降的男人,到底是上天派来拯救他的天使呢?还是从地狱来的修罗呢?她完全无法猜透……

尤其是他那双如黑曜石般的双眸,眼神讳莫如深,似乎能穿透她的灵魂深处,让她不寒而栗却又莫名的被吸引。

黎欣彤越想心越乱,她默默的将名片又放回了包包的夹层里。

算了,不想了。还是明天一大早去找工作来的实际。

未曾相顾年华里

黎欣彤连夜制作了电子简历投给了好几个制衣公司。

她是学服装设计出身的,专业成绩非常优秀,在大学里就获得过全国性的设计大奖。

毕业后,黎欣彤放弃了去大公司的机会,进入了父亲开的服装公司。她设计的衣服,款式新潮别致,既走在时尚的尖端,又能满足不同年龄层的要求。作为首席设计师,曾帮助公司盈利无数。

自从她入狱后,服装厂的生意每况愈下。

要不是因为黎建国权衡之下,觉得薄家这个靠山更重要,否则,他还真不愿意舍弃黎欣彤这样廉价的天才设计师。

当黎欣彤正忙着在网上投简历的时候,一辆汽车悄悄的驶进了莫双双住的小区。

车子没有熄火,车门亦是没有打开,薄衍宸坐在车里,看着窗外半晌,皱了皱眉头。

黎欣彤的倔强程度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本以为她在被黎建国赶出家门后,就会来投奔他,可她却没有。甚至在发生她外婆的事情之后,这个小女人依然不肯妥协。堂堂黎家大小姐,宁可住在这么破旧的小区,也不愿接受他的帮助吗?

她是有多怕他,还是不信任他?

哎……薄衍宸喉咙里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

坐在驾驶室黎的芮文涛一下就听到了,转身问道:“薄少,黎小姐就住在这幢楼的305。现在灯亮着,人大概还没睡。您看,要不要我上去叫她下来?”

薄衍宸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沉默了片刻,他摇摇头,“别去打搅她。我们回去吧。”

“这就回去了?”芮文涛惊讶的看了薄衍宸一眼,“支票已经准备好了,您不打算给她了吗?”

“给,但不是现在。”薄衍宸说,“况且今天发生那么多事儿,想必她也累了,让她好好休息休息。”

芮文涛张了张嘴,没再问什么,心里却疑惑重重。

这男人拿着一张巨额支票连夜赶过来,连晚饭都没吃,难道就是来转一圈,巡视一下,看看人家住在哪里?

他真的越来越看不懂自家的老板了!

“愣着干吗?开车!”

“是!”

汽车迅速消失在夜幕中。

黎欣彤本以为凭着自己在服装设计领域的声誉,找个工作应该不难。可这次她却想错了。

一大早,黎欣彤竟然连续接到了好几个公司的拒绝录用电话。可当她问起原因的时候,对方的说辞竟然惊人的一致,都说刚刚招到人。

黎欣彤觉得事有蹊跷。

她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况且她要的薪酬并不高,那几家公司也不是什么有名的大公司,没有道理拒绝她的呀。

黎欣彤想来想去,觉得是不是人家不太相信她简历里的内容,所以拒绝了她。

于是,她决定亲自上门去那几家还没给出回音的公司。

 

黎欣彤特意穿上了平时上班时候才会穿的职业套裙,化了一个淡妆,配上齐耳短发,显得清爽干练。

她先去了一家离住的地方较近的公司,那家公司新开没多久,规模不大,急招一名服装设计师。

人事经理是个秃顶的老头,戴着一副老花镜,黎欣彤递上简历后,他眯着眼睛一边翻看,一边微笑着点头。

“嗯,黎小姐,你的简历很优秀,我们公司现在正缺你这样的人才。你的预期薪酬,我们基本上也可以接受。”

黎欣彤暗暗松了一口气,果然还是得亲自来一趟。

未曾相顾年华里

“您这么说,是不是代表我已经被录取了?”黎欣彤问这话的时候,已经是胸有成竹。

人事经理没有正面回应,而是认真的打量了她一番,“黎小姐,恕我冒昧,请问你近几年有结婚生子的打算吗?”

黎欣彤抑制不住的抽了抽嘴角。这问题问的好犀利。看来职场上对于女性的歧视确实无处不在。

在昨天之前,她可以很甜蜜的回答,是!

可昨天是她人生中最低谷的一天,她一夜之间失去了两个人的爱情和亲情,沦为了一个无家可归之人。

黎欣彤有些苦楚心酸的摇摇头:“没有。我连男朋友都没有,怎么可能那么快结婚呢?这几年我会以事业为重!”

“嗯!年轻人就应该以事业为重!”人事经理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黎小姐,恭喜你……”

话音未落,叮铃铃,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人事经理看了一眼电话机,“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

黎欣彤微笑着点点头,表示不介意。

“吴总!您有什么吩咐?”人事经理毕恭毕敬的开口。

电话那头的吴总不知道说了什么,人事经理的脸色变了变,“是!是!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后,人事经理把简历还给了黎欣彤,“黎小姐,不好意思,我们不能录取你。

黎欣彤诧异的看着他:“为什么?刚才您不是对我的简历很满意吗?”

“这……”人事经理尴尬的扯了扯唇角,“抱歉,黎小姐!这个岗位已经有人选了。”

黎欣彤皱了皱眉,这也太巧了吧!

“有人选了?那刚才您为什么不说?”
 

人事经理的表情更窘,“这……这是我们吴总决定的,刚才的电话就是他打来的。”

她愣了愣,似乎明白了什么,淡淡的一笑:“没事,我再去试试别家公司。”

人事经理看她那么通情达理,反而显得很不好意思,“黎小姐,你的简历真的非常完美,说实话,在我们这里是屈才了,我建议你去大公司试试。”

从他失望的表情中,黎欣彤看得出,人事经理是个求贤若渴之人,只是……他也有自己的无奈。

黎欣彤莞尔一笑:“谢谢你。再见!”

从人事经理办公室出来,黎欣彤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转头去了总经理办公室。

“薄总,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办了。对的,没有录用她,一口拒绝了。还请薄总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男人的声音带着哀求,“您说什么?五百万订单?是真的吗?来得及来得及,就是加班加点,我也会让工人赶出来!谢谢薄总!改天我一定登门道谢……”

黎欣彤站在门口,两只手紧紧的搅在一起,眼中迸发出愤怒的火焰。

薄总!呵呵!薄景轩,你真的要赶尽杀绝才满意吗?

她很想冲进去,指着那个叫吴总的大骂一顿,但还是忍住了。

何必呢?人家也是被逼无奈。谁都知道薄家在西城的势力,得罪了薄家,就等于自寻死路。

平复了一下愤怒的心情,黎欣彤悄然离开了。她没有再去下一家公司应聘,而是打车去了薄氏集团的总部。

为了避免大厅保安的盘问,她熟门熟路的从地下室的总裁专用电梯上了楼。

总裁办公室的门紧闭着,黎欣彤连门都没敲就直接推门而入。

办公室里空无一人,从里面的隔间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呻吟低吼声。

黎欣彤的脚步一顿,脸色僵了僵。饶是清纯不经人事的她,不看也知道里面的人在干什么。

呵!以前她怎么没发现这男人那么荒淫无道,大白天都按耐不住。看来和他分手是明智的决定。

她没有时间等他们颠鸾倒凤结束,抬手敲响了隔间的门。

“谁啊!”薄景轩的声音夹杂着明显的恼火和欲求不满。

“我是黎欣彤!赶紧出来!”黎欣彤冷冷的回答。

里面安静了片刻后传来窸窸窣窣类似穿衣服的声音。

很快,门被打开了。

薄景轩和黎筱筱面色潮红的里面走出来。

男人的衬衣上还沾着好几个鲜红的唇印,女人穿着低胸吊带裙,裸露的肌肤上布满了青青紫紫的吻痕,有的陈旧,有的新鲜,看来两人最近没少在一起鬼混。

“呦,姐姐,你怎么来了?”黎筱筱看到她丝毫没有尴尬,反而自然的依偎在男人的怀里,用自己呼之欲出的上围蹭着男人的胸膛。

黎欣彤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而是将视线移到薄景轩身上,唇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意。

薄景轩看到她这样的反应,不禁皱了皱眉,轻咳一声:“你来干什么?”

“我来自然是有事儿找你。”

“怎么?想通了?是要和我分手呢,还是继续乖乖待在我身边?”

薄景轩的话,让旁边的黎筱筱的心里咯噔一下。

虽然她知道薄景轩坚守着这个婚约有一大部分是薄老爷子的意思,但在潜意识里,薄景轩对黎欣彤到底还有没有感情,她始终看不透彻。

尤其是薄景轩在她们两姐妹之间举棋不定的态度,让她很恼火。他纵然把她给睡烂了,都始终没有承诺过她什么。倒是黎欣彤,即便做完牢出来,他都没有想过要和她分手。

这让黎筱筱很焦虑,但又不能表现的太明显,以免惹怒了薄景轩。

要知道,薄景轩的脾气可不好。她每次都得在他面前扮演小白兔,使出浑身解术,才能哄得她开心。

她的颜值和学历都不如黎欣彤高,除了在床上风骚点,几乎没有什么优势。要不是她趁着黎欣彤在狱中的好机会趁虚而入,又在薄景轩面前说了不少诋毁黎欣彤的话。薄景轩怎么会对黎欣彤如此狠心?

现在黎欣彤回来了,如果让他们朝夕相处,万一旧情复燃,自己就彻底没戏唱了。

黎筱筱冷嗤一声:“她当然舍不得和你分手咯。薄太太的位置,她做梦都想要呢!昨天她是欲擒故纵来着。景轩,你可千万别被她给骗了。”

黎欣彤冷冷瞥了一眼黎筱筱,根本懒得理她,转头对薄景轩说:“你有时间吗?我想和你单独谈。”

薄景轩眯了眯眼睛,点头道:“嗯,正好我也想找你谈谈。”

黎筱筱急了,拉着男人的衣袖,软糯的叫了一声:“景轩……”

薄景轩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语气却带着宠溺:“乖!你先出去。好好想想,一会儿我们要去哪家餐厅吃午餐。”

黎筱筱这才松开他的手,踮起脚尖在他的面颊上落下一吻,“好。一会儿见。”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朝他抛了个媚眼,朝黎欣彤狠狠的瞪了一眼。

黎欣彤对于两人的暧昧互动和黎筱筱的敌意,统统不在意,全程冷眼旁观。

薄景轩将她冷漠的表情尽收眼底,他似乎有些看不懂这个女人的情绪。

“说吧,找我什么事儿?”薄景轩靠在椅背上,好以整瑕的看着她。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熬不了几天。只是没想到会来的那么快。

他做的那些事儿,只是略施惩戒。让她知道,只要他薄景轩动动手指头,就能让她在西城混不下去。到头来还不是得乖乖的回来,向他低头认错。

黎欣彤走到他跟前,拿起桌子上的茶杯,一扬手,哗啦一下,里面的茶水一滴不剩全数泼到男人的脸上

“黎欣彤,你是不是疯了?”薄景轩完全没料到女人会来这一招。

茶是温的,不至于烫伤人,却可以把人弄得狼狈不堪。淡绿色的茶水顺着男人的头发和脸颊往下淌,还有几片茶叶黏在眉毛上、鼻子上,样子甚是滑稽。

黎欣彤将茶杯重重的搁在桌子上,“我看你才像条疯狗,到处乱咬人!你故意停了我外婆养老院的费用,又阴测测的在我应聘的事情上使绊子。薄景轩,以前我怎么没发现,原来你是这么一个卑鄙无耻的阴险小人!”

薄景轩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突然低低的笑了起来,“怎么?才这样就恼羞成怒了?这两天你也领教到我的厉害了吧。我告诉你,黎欣彤,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反抗我。”

他站起来,走到黎欣彤的身边,一把将她拽进怀里。女人化着精致的妆容,显得五官更加明艳动人,身上散发出的淡淡幽香一下下刺激着他的嗅觉神经。

薄景轩不由的软化下来,大手抚上她的脸颊:“欣彤,乖乖的回来我身边,不许再提分手退婚的事儿,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黎欣彤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把推开他,哈哈大笑起来:“薄景轩,那么我也告诉你。我黎欣彤需要的是一个专一的丈夫,而不是一个到处留情的种马。乖乖回到你身边,然后看着你继续在外面到处留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呵呵!你做梦!你朝三暮四、人品低劣,就你这样的人渣怎么配得上我?薄太太的位置不是很多人争着抢着坐吗?那你就让那些人去坐呗。千万别算上我!”

薄景轩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黎欣彤的话字字珠玑,像一把把无形的尖刀刺痛着他。

曾几何时,对他柔情似水的女人,今天居然会对他这般恶言相向。

他恼羞成怒的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勺,低头吻了下来。她的唇柔软香甜的不可思议,男人的舌头急不可耐的往里探去。

“嘶……”剧痛从舌尖传来,她竟然敢咬他。腥甜的味道在相互之间的口腔里蔓延,薄景轩吃痛放开了她,刚想开口,就听见啪的一声,脸颊上重重的挨了一巴掌。

薄景轩被打懵了,半晌才瞪着她道:“你……敢打我!”这女人咬完他又打他,泼妇投胎吗?

黎欣彤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不紧不慢的从包里掏出一张面纸,缓缓的拭去唇角的血迹后,嫌弃的看了一眼面纸上的红色,顺手扔进了一旁的废纸篓,“被狗咬也好过被你亲。真恶心!”

他们也曾有甜蜜拥吻的时刻。虽然只是浅尝辄止,但也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现在她竟然嫌他恶心!

薄景轩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值,咬牙切齿的说:“黎欣彤,你别嘴硬。想想你现在是什么处境。只要我一个电话,哪里有人敢录用你?你没有工作,又被家里赶了出来,身无分文,怎么支付你外婆的医药费?难道你忍心眼睁睁的看着她老人家流落街头,活活病死吗?所以,我劝你最好别和我作对。要么选择乖乖的待在我身边,当个听话的薄太太,要么就准备接招。我倒要看看你能犟到什么时候?”

黎欣彤抬起下巴和他对视,眼中没有丝毫的恐惧:“好啊!你尽管放马过来吧!有什么卑鄙龌龊的手段,尽管使出来!今天我来这里,就是来和你宣战。我要让你知道,离开你,我黎欣彤会过的更好!”

薄景轩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半晌缓缓开口道:“好样的,黎欣彤,既然这样,我不会手下留情。”

黎欣彤勾了勾唇:“请便!我拭目以待!”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薄景轩感到莫名的烦躁不安,他拿起桌子上的空茶杯,狠狠的砸向大门的位置。

砰地一声,茶杯应声而碎,碎裂的玻璃正好溅到进来的人身上。

“啊!好痛!”黎筱筱尖叫一声,一缕鲜血从她的脚踝处往下淌,“景轩,你怎么发那么大的脾气?刚才黎欣彤这个贱人到底和你说了什么?她答应回到你身边了吗?”

薄景轩闻言心头的怒火更甚,发疯似的抓起桌子上的文件和书本,一齐砸向黎筱筱,“滚!给我滚出去!”

一口气走出薄氏集团大楼,黎欣彤紧绷的神经才彻底放松下来。正午的太阳很大,晒得她有些犯晕,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摔到,她下意识的扶住路边的一棵大树。

刚才,她正式向薄景轩宣战了。这个世界真是瞬息万变,两个曾经相爱的人,一夜之间,反目成仇。

然,现在的她没有时间心痛,更没有时间自怨自艾。

薄景轩有一句话说的没错:她不能忍心眼睁睁的看着外婆流落街头,活活病死。

如今,她在西城想找到工作估计是不可能了。可找不到工作,就意味着没有收入,连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如何应战?

“想报仇吗?我可以帮你!”薄衍宸浑厚如低音炮似的声音再次在她的耳畔响起。

如今的她还有什么退路呢?就算薄衍宸真的是来自地狱的修罗,她也决定赌一把了。

她从包包的夹层里找出那张已经有些褶皱的名片,按照上面的手机号码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被接起来,“考虑清楚了吗?”薄衍宸的声音带着几分笃定,明明说出来的是个疑问句,语气却像是已经知道答案似得肯定。

黎欣彤握着手机的手不由的有些颤抖,她咽了一口口水,才低声的开口:“嗯。我考虑清楚了。我愿意和你合作。”

“好。”薄衍宸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愉悦,“你在哪儿?我们见个面吧,商量一下具体合作事宜。”

“啊?现在吗?你有时间?”现在是中午时间,他不是应该在吃饭或是午休的吗?

“如果见面的对象是你,我随时有时间。”薄衍宸的语气充满了戏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