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当前位置: 主页 > 资讯 >

《未曾相顾年华里》薄衍宸与黎欣彤之间的暧昧关系

2019-08-05T15:11:35| 有:  位说说友围观中|来源:mip.shiliaofa.com

未曾相顾年华里 》小说简章:她是黎家的大小姐,却因替未婚夫顶罪,身陷囹圄。出狱后,她惨遭未婚夫和妹妹的背叛。一夜之间,一无所有。失去黎家大小姐光环的她,处处受挫。走投无路之下,一个陌生男人将她拽进怀里:“嫁给我,你会拥有你想要的一切。”“那我需要做什么?”“生二宝。”“大宝都没生过,哪来的二宝?”“妈妈,我就是大宝。”谁能告诉她,这个奶声奶气抱着她大腿的小萌宝是谁?

黎欣彤被他突然转变的态度吓住了。

一个可以把前妻用过的东西不远万里从国外搬来国内的男人,是何等的专情!照理说不应该是这样的态度啊!

黎欣彤完全看不懂他的情绪。

哎!他真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

接下来,两人不再有任何交流,男人全程黑脸,车上的气氛冷到了极点。

好在民政局离公司的路程不到十分钟,冷场很快结束。薄衍宸乘坐董事长专用电梯上了顶楼,而黎欣彤则由芮文涛带着从一楼保安部开始熟悉公司的各个部门。

黎欣彤有着高挑的身材、绝色的容颜和出众的气质,再加上随和的性格,公司里的男同事见了她,眼前无不为之一亮,纷纷视为女神。女同事见了她,都默默的自惭形愧起来。

八卦的传播速度是惊人的。黎欣彤做梦也没想到,在她还没有走完公司所有部门的时候,她的事迹已经在公司流传开了。

“喂喂喂,你们看见没有,咱们董事长终于开窍了!”

“开什么窍啊?”

“难道你没发现吗,咱们董事长的助理通常都是男的,即便有一个两个女的,也必定是已经结婚生子的三十岁以上少妇,且长相一般。可再看看刚才这位黎特助,只有二十出头,颜值甩杂志上的模特好几条街。董事长把这样的美人放在身边,嘿嘿……”

“你怎么笑得那么猥琐!我们董事长不近女色,你又不是不知道。可能他只是想找个带的出去的女助理呢。”

“哎呀!你是男人你不懂。刚才你看芮特助对黎特助的态度,那叫一个恭恭敬敬。他们俩的职务虽然都是特助,可芮特助跟着董事长好多年,资历肯定比一个小丫头强吧。我看啊,这个黎特助的背景肯定没那么简单。”

“你的意思是,董事长和黎特助有……暧昧关系?”

 

“喂,这可是你说的哦,我什么都没说!”

未曾相顾年华里

“这位黎特助好面熟,哦……我想起来了,她就是董事长的侄子薄景轩的未婚妻。她好像因为撞死了薄景轩同父异母的哥哥被判入狱,怎么那么快就放出来了?”

“你说什么?黎特助坐过牢?”

“是啊。当年黎家大小姐在订婚宴当晚被抓,这事儿在当时可是西城的大新闻呢。”

“天哪!怎么董事长会聘用一个刑满释放人员当特助呢?而且还是撞死他家亲戚的女人。”

“这有什么奇怪的。难道你不知道董事长一向和薄家不对牌么?可能他故意录用薄家的仇人来膈应薄家人,也说不定呢。”

“你们胆子不小,敢私下议论董事长的八卦,不想混了还是咋地?”芮文涛的突然出现把正聊得high的一群人吓懵了。

“芮特助……”

“上班时间聊八卦是公司的禁忌,幸好今天来的不是董事长本人。”

“芮特助,对不起……”

芮文涛的目光凛冽:“不用和我说抱歉。我知道大家对新来的黎特助很好奇。不过我要提醒大家,好奇杀死一只猫。不如把这份好奇心放在公司产品的研发上,做出点成绩来,年底多拿点奖金才是硬道理。董事长交代,以后不准私下议论黎特助的事情,违者将作开除处理,别怪我没有事先声明。”

芮文涛是特助中身份地位最高的,可以说是薄衍宸的唯一心腹和代言人。他说的话堪比圣旨,底下的人谁敢不听?

这位黎特助来头可真不小,能得到薄衍宸的庇护。一时间,公司上上下下对黎欣彤既好奇又敬畏。

Red集团的部门众多,就算走马观花转上一圈也得耗费大半天时间。等黎欣彤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她的脸部肌肉已经笑得抽筋了。

还没等她坐定,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这是董事长专线电话,黎欣彤犹豫了十秒钟的时间,才接起来,“薄总,有什么吩咐?”

“为什么接的那么慢?你很忙吗?”薄衍宸不悦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黎欣彤的脸色僵了僵:“我刚刚走完所有的部门。”

“专线电话必须在五秒钟之内接听,这是作为特助的职责之一。念你初犯,下次再犯将扣除当月奖金。”薄衍宸语气近乎训斥。

黎欣彤觉得分外委屈,但又觉得确实错在自己,也不敢狡辩,欣然接受道:“知道了,下次不会再犯。”

“那就好!马上来我办公室一趟。”

“是!”

挂掉了电话,黎欣彤一秒钟都不敢耽搁,立即跑了出去。

薄衍宸和她的楼层只差了一层,为了节省时间,她干脆爬楼梯上了顶楼。

一口气跑到了薄衍宸的办公室,“薄总,找……找我什么事儿?”

薄衍宸微微拧眉头:“怎么喘的那么厉害?”

“等……等电梯……太慢了,我是跑上来的。”黎欣彤捂着砰砰直跳的胸口。

薄衍宸看了她一眼,从冰箱里取出一瓶矿泉水递给她:“先坐下来,喝口水缓缓。”

黎欣彤连谢谢都忘了说,接过水瓶很不淑女的咕咚咕咚一连喝了好几口。三伏天喝上一口冰水,从头到脚的清凉。

薄衍宸的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等黎欣彤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的表情又立即恢复了正常:“这里是公司刚设计出的女装款式,你来选选看,哪款作为下个月的主打款更好。”

黎欣彤一脸懵逼,“让我选?可……可是,我只是您的助理呀。”他有专业的设计团队,哪里轮得到她来选主打款?

“我的助理是全能的。”薄衍宸认真的看着她,“你主修服装设计,完全有这个能力,不是吗?”

薄衍宸的鼓励给了她莫大的信心,她走到电脑前,弯腰看了一会儿,点着屏幕上的其中一款,“这款的设计非常棒,但衣料过于厚重,下个月是全年最热的月份,显然不适合。”

“嗯,那这款呢?”薄衍宸将鼠标下翻了几页,锁定另一款,“这款质地轻盈,应该合适吧?”

黎欣彤只看了一眼就皱起了眉头,“不行。这款衣料虽然适合当季,但款式过于性感暴露,一般人白天恐怕穿不出,最多在晚上去夜店的时候才会穿,而red品牌的消费群体大部分是白领上班族。”

“嗯,你分析的很有道理。”薄衍宸点头:“那这款呢?如何?”

黎欣彤的身子往电脑屏幕前凑了凑,“这款嘛,颜色过于老气,似乎和下月的主题‘青春旋律’不相符。”

“嗯,这款只出了两个深色,我让设计部换个浅点的颜色。”

黎欣彤按住薄衍宸打电话的手,“不用麻烦设计部,让我试试吧。”

薄衍宸看着她那只白皙粉嫩的小手,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唇角,站起身,把她拉到自己的座位上:“你来。”

“没问题。”黎欣彤的全部注意力都在电脑上,很自然的坐到了薄衍宸的座位上。

她熟练的操作着电脑,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翻飞。

薄衍宸俯身在她的背后,看着她专心致志的样子,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你觉得这个淡绿色如何?”黎欣彤问。

“我看看。”薄衍宸俯身,一手撑着办公桌,一手就着她的小手抓住鼠标,下巴轻轻搁在她的肩膀上,“嗯……淡绿色是不错,但你不觉得只有一种颜色有些单调吗?”

“哦。好像是有点……”完全沉浸在设计创作中的小女人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背后的男人正慢慢靠近自己,几乎将她环抱在怀里。

“你觉得用拼接色怎么样?”薄衍宸在她耳畔说道。

黎欣彤眼前一亮,“拼接色?嗯!这个主意好像不错诶。你真聪颖明白……”她激动的转头去看他,唇角正好擦过他薄凉的唇瓣,整个人呆在那里。

薄衍宸也愣住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小女人已经尖叫一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啊!对……对不起!我太投入了。”

黎欣彤忙不迭的道歉,那样子像是占了他多大的便宜似的,让薄衍宸有些哭笑不得。

“工作投入的员工,我喜欢。”薄衍宸勾起一抹迷人的微笑。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黎欣彤总觉得他特意加重了喜欢两个字,而且,他的笑容也似乎有那么点……邪魅。

黎欣彤尴尬的笑了笑:“那个……薄总,我还有事儿,先出去了。”

 

说完,她打算溜之大吉,却被薄衍宸一把拉住,用力拽进了怀里,“跑那么快干吗?我还没让你走呢!”

黎欣彤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紧张到不行,可又挣脱不了他的怀抱,抬起头用受惊的小鹿般的眼神看着他,“薄总,我只是个菜鸟,你的眼光比我专业多了,能想出拼接的点子来。所以我看,还是由你自己来选定下月的主打款更妥当。”

薄衍宸对于她的反应很恼火,他是她的丈夫,抱她一下怎么了?看着她嫣红的小嘴一张一合,他忍不住低头蓦的含住了她的唇。

原本只是想让她闭嘴,没想到一吻便一发不可收拾。

未曾相顾年华里

她的唇柔软香甜,像两片上好的棉花糖。他含着她的唇瓣,时而辗转吮吸,时而舔舐轻咬。

黎欣彤的脑瓜子嗡的一声炸开了,整个人僵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薄衍宸扣住她的后脑勺,逐渐加深这个吻,灵巧的舌头轻松的探入她毫无防备的牙关,勾住她的小香舌,贪婪的吸取着属于她的甜蜜。

她和薄景轩在一起的时候,两人接吻的次数少的可怜,最多是浅尝辄止的嘴唇接触而已,何曾有过这般热辣的深吻?

薄衍宸的吻技过于高超,黎欣彤被她吻得浑身发软,却又舒服的无法自拔,整个人倒在他的怀里。

吻着吻着,男人的手就开始不老实了,缓缓的沿着她的腰身向下移,找到她的衣摆钻了进去。

他的大手在她光裸的后背上不停的游走,细腻的肌肤在他的掌心微颤。

他的指尖停留在文胸的暗扣上片刻,便解放了女人胸前的束缚。

男人的大手立即转移阵地,握住胸前的高耸轻重有力的揉捏起来。

“唔……”黎欣彤抑制不住的发出一声娇嗔,立即淹没在男人的唇齿中。

胸前突然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等黎欣彤反应过来的时候,男人正埋首在她胸前像婴儿般的吮吸着。

“唔……不要!”黎欣彤本能的抗拒着。

殊不知她的抗拒更加激发了薄衍宸的占有欲,他惩罚似的含住顶端的红梅吮咬啃噬,引得她娇喘连连。

薄衍宸在她胸前流连忘返,蹂躏完这边又去折磨那边,

黎欣彤想要拒绝却发现根本使不出一丝力气,她的身子在他的撩拨下变得越来越热。

双腿打颤的厉害,就在她感觉快要站不住的时候,身体突然一轻,整个人被打横抱起。

“看来你需要一张床。”薄衍宸边吻她,边抱着她向里面的房间走去。

两人双双倒在大床上的时候,已经是不着寸缕。

黎欣彤很纳闷,自己的衣服是什么时候被他给扒光的?

虽然已经和他领证,但保守矜持的她还是不习惯和他坦诚相见。

她将双手抵在胸前,遮住诱人的风光景色

“别把你的美丽遮住!”薄衍宸抓住她的双手高举过头顶,精壮的胸膛压了下来。

“薄……薄总,现在是上班时间,我们……不能……”黎欣彤紧张的语无伦次起来。

“为什么不能?我们是夫妻。乖!叫声老公。”薄衍宸低头含住她胸前绽放的红梅。

“嗯啊……”酥麻的感觉吞噬着她脆弱的灵魂,让她忍不住轻吟出声,却又被他蛊惑:“老……老公!”

“真乖!”薄衍宸低头吻住他的唇。

有些事情,他本来想放到晚上再进行,可她的身子就像诱人的罂粟,让他一触碰就再也停不下来。

感觉到昂扬的灼热抵在了她潺潺的入口,黎欣彤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事情,整个人就被那滚烫的坚硬贯穿了,她扭曲着小脸发出一声痛呼。

薄衍宸像是不相信似的僵住了身子。怎么可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