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当前位置: 主页 > 资讯 >

《莫将情深负水流》(莫将情深负水流)小说吧在线免费阅读

2018-08-27T11:04:34| 有:  位说说友围观中|来源:mip.shiliaofa.com

更多精彩内容请搜索薇/信/公/重/号(布克文学),回复书号【25】或书名即可《莫将情深负水流》小说全文已出哦,主角是陆庭修沈疏影,超级写手给大家整理了《莫将情深负水流》中的经典片段分享给大家

莫将情深负水流》小说简章:车祸出院那天被老公劈腿离婚,婆婆驱逐出家门,本来以为生活水深火热不见天日,怎知遇到了他……

夜晚风凉,许多巷子里居住的人都坐在门口乘凉,头顶一盏盏昏黄的灯蔓延到巷子尽头,陆庭修扣着我的手,迎着一路诧异的目光,像是为了要证明什么似的,他挺直了腰杆,步伐方正,精神抖擞得像在走T台。

斜眼偷偷看着他帅气的侧脸,那一刻,我心跳快得不像话。

进了院子,母亲正在昏暗的灯光下卖力的搓着衣服,看见我和陆庭修进来,她目光从陆庭修脸上落到我们牵在一起的手上,怔了怔,她立刻站起来,语气是和她惊讶的脸色完全不同的熟稔:“怎么突然回来?也不提前打声招呼。”

陆庭修对她笑了笑:“妈。”

我在旁边抖了一下,母亲则笑着应道:“哎,还没吃饭吧?正巧,一起吃个晚饭吧。”

“好。”

我惊悚的看着母亲的脸色从最初的惊讶再到如今的坦然受之,期间只用了短短几秒钟就无比自然的过渡过来了,以前我总以为我妈是个什么都不懂,在儿子闯祸的时候只知道哭的懦弱女人,可这几天发生的事让我不得不对她改观,可能我只是没看懂她。

陆庭修在我家吃了一顿饭,席间气氛无比和谐。

看着他称呼母亲一口一个亲热无比的“妈”,而我妈也无比自然的应下,还时不时给他夹菜嘱咐他多吃一点,我和沈疏影交换了一个诡异的眼神,怀疑我们俩才是外人,他们俩才是母子。

吃完饭,我和母亲收拾碗筷,进了厨房,母亲一把拽住我:“你们俩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我:“……”

早上才在她跟前信誓旦旦的说陆庭修看不上我,晚上就手牵手把人带回来给她过目,我这打脸打得有点疼,表情也讪讪的:“嗯……就那个程度。”

母亲一脸的“我就知道”的表情:“你第一次带他回来过夜我就知道有猫腻,当时还死不承认……真是的,有什么好不承认的?我又不会反对。”

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所以,妈你不反对我跟他在一起?”

“我为什么要反对?”母亲的反应比我更诧异:“人小伙子高高大大还长得那么好看,能看上现在的你,那绝对是真爱啊,我有什么理由反对?”

“……”我竟然无言以对:“那要是他很穷呢?”

“能比现在的我们更穷吗?”

“……”我默默低头洗碗。

母亲把洗好的碗收起来,用手肘捅了捅我,低声说:“要是跟他合得来,就早点把婚事办了吧。”

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妈……”

母亲叹了口气:“我也知道你在家不自在,疏影整天阴阳怪气的,邻居还老爱嚼舌根,别人要怎么想我们管不了,那就只能避开,眼不见为净。”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我知道了。”

不知道为什么,母亲这么支持我结婚,我不仅没有感到开心,反而有种“泼出去的女儿嫁出去的水”的凄凉感,说到底,女儿终究是不如儿子的。

收拾完碗筷,我走出厨房,一边擦着手上的水渍一边给陆庭修使眼色,示意他早点告辞离开,他坐在这里,我总有种说不出的不自在。

陆庭修接收到我的暗示,起身对母亲说:“妈,是这样的,我早上和疏词去领了结婚证……”

沈疏影刚入口的水喷了出来,我默默捂脸。

本来想找个合适的机会跟母亲说这件事的,没想到陆庭修倒是耿直,直接跟母亲说了。

母亲有些惊讶,但反应不如我想象中那么激烈,她说:“这么快就领证了呀,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举办婚礼?”

我和陆庭修对视了一眼,我抢先说:“妈,这个不着急,过段时间再说吧,我们俩现在手头上都没什么钱……”

我说着还看了陆庭修一眼,对我这个随口扯出来的理由他倒是没有反驳。

母亲顿了顿,说:“既然这样,那就再等等吧。”

“所以,妈,今晚疏词就搬到我那边住吧。”陆庭修把话接了下去。

我:“……”

母亲说:“好,我去帮疏词收拾东西。”

我:“……”

母亲很快就把我的行李收拾好了,还是之前从余北寒家里拎出来的那个包,当初我带着它满身屈辱的回来,现在又要带着它匆匆忙忙离开,让我心寒的是,母亲从头到尾都没对陆庭修和我仓促领证这件事产生任何质疑,那副样子,就好像迫不及待希望我搬出去一样。

陆庭修帮我拎包,和母亲道别后,我们俩并肩走出巷子。

上了车,我一言不发,陆庭修有些好笑的看着我:“你这什么表情?怎么还不高兴了?”

我心里闷得很,语气也不太好:“开车吧。”

陆庭修这才意识到我是真的心情不好,他没多说什么,发动车走了。

车驶出一段距离,确定在这里碰到邻居的机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后,我对陆庭修说:“前面路口放我下来。”

陆庭修蹙眉问:“你要干什么?”

“你不用担心,我今晚找个宾馆对付一下,明天再去找房子安定下来,等找到房子我会给你地址的。”我故作轻松道,其实这么简单粗暴的被一纸结婚证从家里“赶”出来,我心里说不难受是假的。

陆庭修眉头皱得更深了,他干脆把车靠边停下,严肃的看着我:“沈疏词,你到现在还没弄清楚状况吗?”

我一脸迷惘:“什么?”

“既然你已经嫁给我了,那于情于理都要跟我一起住,你现在这副样子是要到哪里去?难道你收拾东西走出你家的时候就压根没打算跟我住在一起?”

我磕巴了一下:“是……啊,虽然是名义上的夫妻,但是实质上我们都是自由的,住在一起不方便的地方太多,而且……”

“没有而且!”陆庭修干脆把车门锁上,一脚踩下油门离开:“我既然把你从你妈手里带出来,就必须保护好你的安全,而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我家,你要是觉得跟我住在一起会麻烦我,那就从别的地方补偿我。”

我立刻瞪圆了眼睛,抱紧手里的包,惊恐的看着他:“你要干什么?”

陆庭修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他嫌弃的翻了个白眼:“你想多了,我的意思是说给我做饭洗衣服收拾房间,就当是房租了,怎么样?”

他这么直白的跟我谈条件,我反倒松了一口气,又小心翼翼的问:“你家有几个房间?我不用跟你一起睡吧?”

陆庭修:“……”

本来以为陆庭修这样一个不显山不露水,就连开个十多万的车都要跟朋友借的人,住的房子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当车开进一处高档小区时,我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推测。

五分钟后,陆庭修带我进了一栋复式公寓。

进门时,玄关实木鞋柜上摆着的青花瓷瓶引起了我的注意,这个花瓶我在购物中心的奢侈品专柜里看过,售价八万多。

如果看到那个花瓶时我还在心里猜测是不是淘宝高仿,那进了门,眼前精简的欧美风装修风格则完全颠覆了我对陆庭修的认知。

托余北寒的福,我算认识不少奢侈品牌,比如眼前的纯手工地毯,一整套的实木家具,全是用红椿木制成,制作工艺全部采用榫卯结构,不用一颗钉子,不说观赏价值,光是这种工艺就已经价值不菲了。

其他的东西,比如头顶的水晶吊灯,角落里的小吧台,以及柜子里的藏酒,还有散发着暖暖的木香味的实木地板,无一不在彰显着主人的品味和财气。

我站在客厅里,半天挪不动脚。

陆庭修给我倒了杯水,见我还在愣神,他好笑道:“你干嘛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没想到我住这么好的房子?”

我咽了口口水,看向陆庭修的眼神都变了:“你老实告诉我,这房子是不是你借的?”

“不是。”陆庭修挑眉,语气里带了几分调侃:“怎么,怕住在这里把东西弄坏了,我会赔不起?”

“那你到底……什么来头?”

“比你想象中要牛X一点。”陆庭修拉着我在沙发上坐下:“你别胡思乱想了,安心在这里住下,一切有我呢。”

我看着桌上放着的那杯水,心情很丰富繁杂。

陆庭修给我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房子:“楼上有三个房间,一间主卧,是我在住,一间客卧,暂时空着,你就住那儿吧,还有一间是我的书房,你平时没什么事的话就别进去了,楼下你自由活动。”

“……好。”

陆庭修嘱咐完就去洗澡了,我坐在沙发上,沙发柔软的质地透过薄薄的衣服和我的背脊完美贴合,我却后知后觉的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陆庭修住在这栋光是装修就超过两三百万的房子里,我压根就不会对他的身份起疑,可现在仔细想想,我和陆庭修认识才多久?我除了知道他叫陆庭修以外,别的一概不知!

他是做什么的,他家里还有什么人,他的兴趣爱好,他的一切一切……我都不知道!

环视了一眼房子,我暗暗握拳,既然已经结婚了,而且搬进了这栋房子,以后对陆庭修的生活习性多注意一点,一旦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比如吸毒贩毒之类的,就马上报警。

万一他真的是那条道上的人,我可不想等到东窗事发那天被他连累。

第二天早上,我很早就醒了。

起床弄了早餐,陆庭修还没醒,我出门买菜。

等我拎着一大袋东西吭哧吭哧的回来时,陆庭修才睡眼惺忪的从楼上下来,他扫了我一眼:“出去买菜了?”

我点点头。

他倒了杯水边喝边说:“你先别忙活了,收拾一下跟我出去一趟,我给你找了份工作。”

我一愣:“什么工作?我在酒吧……挺好的。”

后面几个字我说的毫无底气。

“女孩子不要老是喝酒,会猝死的。”陆庭修伸手敲我的脑瓜子:“快去换衣服,我等你。”

换了衣服和陆庭修一起出门,他开车,我坐副驾驶,车在省图书馆前停下,我惊讶的看着他:“你不会是想让我去做图书馆管理员吧?”

“有什么问题?”

我小声嘟囔了一句:“这不大材小用嘛……”

他嗤笑:“你这块‘材’体积确实够大,但究竟有没有用,还有待商榷!”

我:“……”

被陆庭修连拉带拽弄进了图书馆,他把我撇到一旁跟图书馆负责人聊了起来,前后不到十分钟,他把一份合同摊到我跟前:“签名。”

我:“……”

摊开合同,我草草浏览了一遍,在福利那一栏里,上前五位数的月薪把我眼睛闪了一下。

我一懵,数了数,确定没看错后才指着上面的字数问陆庭修:“这里弄错了吧?”

“没错。”陆庭修一脸不耐烦:“别小看这份工作,动手动脑的地方多着呢,快点签名!”

看着那串数字和诱人的种种福利,确实比我在酒吧工作要好得多,我咬咬牙,把名字签上了。

刚一签完陆庭修就把合同拿走了,速度快得好像怕我反悔一样,他跟负责人打了声招呼,说好明天上班,然后把从头到尾一头雾水的我拉走了。

走出图书馆,我还是一脸纠结。

陆庭修斜了我一眼:“有话要说?”

我小心翼翼的问:“在图书馆做管理员,只是管理书对吧?”

“不然你以为?”陆庭修没好气的说。

他这么信誓旦旦,我的心稍稍安定了点,反正我只要按照合同履行义务就行,要是让我去做别的事,比如藏毒运毒之类的,我一定马上报警。

“对了,有件事忘了告诉你。”陆庭修说:“你弟弟那十五万,我帮他还了。”

我一愣:“什么?”

“别高兴得太早,这钱不是白给的,就当你欠我的,什么时候有钱了记得还。”

我:“……”

让我惊讶的不是陆庭修帮我还钱这件事,而是他轻描淡写的语气。

十五万这个数字足以把我的家底掏空,但是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好像是街边随便买一瓶水,一张彩票那么简单。

“你……我……”我语无伦次的看着他,半晌才憋出一句话:“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陆庭修瞥了我一眼:“因为你是我老婆。”

我:“……谢谢。”

这句话成功的把我暖到了。

回到家里,我去做饭,陆庭修则回了书房,等我把饭菜捯饬出来,他也从书房出来了,把一张纸拍到我跟前:“这是给你拟的减肥计划,你好好看看。”

我接过,一目十行的看完,眉毛皱得差点打结。

计划很详细,从每天早上五点起来跑步到晚上下班做平板支撑,平时一日三餐严格控制卡路里……这根本就是魔鬼训练。

我咽了口口水,犹犹豫豫的说:“这是不是太严厉了点?早上五点跑步……我怕起不来!”

“起不来?”陆庭修瞪我:“你想想,你今天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是因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这身肉?只要坚持几个月把它减下去,你就能重获新生,这些动力难道还不够?”

我:“……”

陆庭修诱哄道:“换句话说,你想不想脱胎换骨一样出现在你前夫面前?让他大吃一惊,再后悔得痛哭流涕求你回去?”

我心里微微一动:“想!”

“那就坚持减肥!”陆庭修拍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给我灌鸡汤:“好运气都是留给有毅力而且持之以恒的人,现在机会摆在你面前,就看你有没有那个心思去抓住了!”

我:“……”

在陆庭修的鼓励下,我踏上了健身减肥这条不归路。

早上五点起床,在楼下的公园跑十圈,晚上下班回家,做上两个小时的瑜伽和平板支撑,再加上压腿拉筋,一整套下来,我整个人都是虚脱的。

平时的一日三餐也被严格控制,油炸的,淀粉类的,高糖的全都不许碰,基本只能吃饱而无法解馋,在这种高强度的压榨下,我每天都过得苦不堪言。

让我感到安慰的是在图书馆的工作顺利得出乎我的意料,偌大一座图书馆,加上馆长也不过五六个工作人员,除了馆长年纪大一点以外,其他的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平时主要负责书的上下架和借出归还登记,还要记住书的大概摆放位置,方便有人来咨询时迅速为他们找到。

和我一起分工合作的是一个叫小乔的女孩子,前后不过几天时间我们就混熟了,平时有说有笑,在这种毫无压力的工作环境下,我心态渐渐平和了不少。

在同居里,我把厨艺好这一特长发挥到了极致,每天翻着花样给陆庭修做各种吃的,从中西结合营养齐全的早餐到荤素搭配色香味俱全的正餐,再到平时的各式甜品和点心,冰箱从来都是满满的,有时候还自己做点心带给老爷子和奶奶,短短一个月时间,陆庭修胖了五斤,这还是在他陪着我一起锻炼的情况下。

在家务方面我不敢说自己是全能型的好手,但是托余北寒和刻薄的前任婆婆的福,我习惯性把家里打扫整理得干干净净,床单一周一换,大扫除隔三差五就做一次,在我近乎刻意讨好的殷勤下,整个家窗明几净,陆庭修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我能感觉得到,他很满意我所做的一切。

唯一让我好奇的是陆庭修,和他同居一个多月,他平时基本上都待在家里,健身打游戏看球赛,附带接送我上下班,三天两头拉着我去四合院陪老爷子和奶奶,下下棋喝喝酒聊聊天,除此之外,他压根就不出门。

我猜测他应该是个富二代,没工作不用干活也有钱花的那种。

有的人生来好命,什么都不用做就有人把最好的一切捧到面前供他挑选,比如陆庭修,有的人天生命贱,即使拼命挣扎求存,也总是被命运翻来覆去的折腾,比如我,人生这种东西,从来就没有公平可言。

这天晚上,我正在健身房做平板支撑,陆庭修叼着烟坐在一旁,手里捧着一本杂志,还时不时看我一眼。

坚持了几十秒,我败下阵来,陆庭修斜睨了我一眼:“起来,继续。”

我咬牙调整了一下姿势,爬起来继续做。

陆庭修对我的态度很满意,说话转移我的注意力:“你要不要回你妈那边看一看?来这边一个月了,也没见你回去。”

我摇头,搬出来那天我妈急不可耐的态度还历历在目,那股子心寒劲儿还没完全过去,至少暂时我是不想回去的。

“随便你。”陆庭修说,又想到什么似的,起身从一旁挂着的外套里掏出一张卡,往健身器上一放:“中午去办的副卡,提现上限十万,刷卡上限十五万,只要你不是想买房买车,随便花。”

我一愣,“噗通”一声摔下来,龇牙咧嘴的看着陆庭修:“你不用给我钱,我要花钱会自己赚。”

“没说是给你花的。”陆庭修说:“只是维持家用,这家里吃的喝的哪一样不花钱,平时去爷爷奶奶家也要带东西,你拿着,免得回回花钱跟我伸手要。”

我:“……”

好吧,是我自作多情了。

陆庭修见我一脸尴尬,又说:“你要是想买东西也可以,放心花,就当是做我老婆的福利了。”

这话到底是给了我几分面子,我默默收起那张卡,他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在这段关系中占尽便宜的我哪还好意思花陆庭修的钱啊!

做完平板支撑,我爬起来擦擦汗,跑到健身房角落的体重秤上,看着字数一下子窜上七十公斤,然后再一点一点慢慢往下掉,最后停在62.5,我立刻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一个月时间,在陆庭修的魔鬼训练下我减掉了十五斤,腰瘦了整整一圈,虽然视觉上还是个胖子,但坚持锻炼带来的好气色和身心舒爽是旁人无法感受的。

陆庭修走过来看了一眼,挑眉看着我:“小胖子,恭喜,你已经向成功迈进一大步了。”

我兴奋得简直想冲上去搂着他亲一口,但自卑心理作祟下我到底没敢这么做:“谢谢,都是你的功劳……”

“我功不可没,但你的努力也不容忽视。”陆庭修拍拍我的脑瓜子:“都能看到下巴了,加油,再坚持几个月,你就有腰了。”

我:“……”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很感谢陆庭修,如果不是他一直督促我,我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见到成效,他不只是把我从泥潭里拉出来的人,现在更是一点一点的在赋予我新生,对他的感激,我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只能越发体贴,在生活上尽量让他更舒适一些。

这天是周六,我轮休,陆庭修不在家,我正一个人在家里跑步,门铃响了,我以为是陆庭修忘了带钥匙,连忙跑出去开门,没想到门一打开,外面站着一个年过半百的陌生男人,他眼神挑剔的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眼:“陆庭修呢?”

我磕巴了一下,下意识的说:“他出去了,不在家,您是……”

“我叫陆振明。”对方越过我直接进了门,在玄关处换鞋时,他目光落在泾渭分明的鞋柜里,顿了顿,里面的鞋子一半是我的一半是陆庭修的,用最直观的方式告诉外人这个家有两个主人。

我连忙跟了进去。

这个叫陆振明的男人在屋里转了一圈,然后扭头看着我:“你是庭修的女朋友?”

我迟疑了一下,小声说:“我是他妻子。”

“妻子?”

“嗯,我们已经领证了。”

陆振明冷笑:“领证,经过我同意了吗?”

我心里“咯噔”一下,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他父亲,你们这结婚证领得,没有媒妁之言就算了,连父母之命都没有,算什么结婚。”

果然——

其实一开门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我就隐约猜到了他的身份,他和陆庭修长得太像了,一样英气十足的眉眼,一样高高在上的态度,不一样的是这个男人鹰隼般犀利的眼神和不怒自威的气场,这是年轻的陆庭修所没有的

更多精彩内容请搜索薇/信/公/重/号(布克文学),回复书号【25】或书名即可《莫将情深负水流》小说全文已出哦,主角是陆庭修沈疏影,超级写手给大家整理了《莫将情深负水流》中的经典片段分享给大家

 


相关推荐